Sunday, September 25, 2016

跟别人不一样,又怎样?

从小到大成绩一向优秀的我到了高一那年顺其自然的就上了理科第一班,那年只是16岁只觉得什么事都跟着同班的朋友一起做就不会有错: 该读书的时候读书、该睡觉的时候睡觉。当时社会给我们这群孩子的压力就是:成绩好的人读理科,出路广。一直到我16岁,我都是一个很顺从主流的孩子。所以选了理科,是一个很自然地决定。

这,没什么不好的…也没什么好的

上理科第一年,一个很明显的状况就出现了:我对物理、化学、生物,一点兴趣都没有。课本都是英文字,对当时的我而言有一定的难度。我尝试很努力的明白老师在讲什么,但发现每一堂课都像在上外文。我的成绩从90分跌到及格边缘,最后变成不及格 –  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回家跟妈妈说,我要转商

这个决定引起了小轰动 – 快没把我送到神父那里开解 。但我最后还是坚持转了商 – 一个非常不被祝福的决定,甚至感觉大家有种在看我好戏的感觉。我毕竟比正常的商科生少上一年基础课,高二那年成绩并不理想 – 会计为什么要credit,什么时候debit,balance sheet为什么可以不Balance..我都是到高三统考之前才茅塞顿开的!

高三以非常好的统考成绩,我被新加坡大学录取了,念统计学 Statistics ,因为喜欢数学– 但刚开始在新加坡的日子并不好过,总觉得哪里不对。所以我根本没去上课。到了年终考试去考场,算是第一次见过教授 – 可想而知,成绩应该是很“标清”的。到了大四,大家开始思考人生 – 成绩好的人找工作只是一个选择题。成绩不好的我们,就要考虑是不是要选择一个专业以外的工作,接受比较不好的待遇。

我并不想放弃统计,虽然大学积分不好。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接触了保险和精算 – 于是私底下付了考试费然后考了几门精算文凭,一个在妈妈口中觉得冷门又辛苦的科系。再一次做一个不被祝福的决定 –市面上成绩好的精算毕业生比比皆是,哪有我的份?我不信邪,真的勇闯这家保险公司就递了我的履历。这个被大家都取笑的动作,让我踏进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的门槛 – 我必须承认一开始待遇不是那么好,可是我只有23岁,第一次工作,谁知道什么叫做negotiate?总之就是懵懵懂懂的,把自己卖了….

我这个大家眼中成绩次等的大学生,反而因为我的误打误撞,进了当时大家认为至少second upper才进得去的保险公司。为什么?因为我不信邪,我尝试了…

在这家公司一呆,五年了 – 我从local,做到regional,还做了global。我碰到对我好的上司,太多了。我做过的事已经超过精算师能做的。我不断地突破自己,突破别人对我的期望,突破所有人的意料,一次次的创造奇迹。就因为,我从来不局限自己 - 从来不相信我必须去做每个人都做的事。我必须重申,那没什么不好的…但真的没什么好的! 我的工作让我去到世界很多地方,听起来是个人人称羡的工作,但其实我真正享受的是每一次我能够碰见一个新的工作问题,在一起的创造更厉害的履历。

今年七月,我决定take a break。就在人人都认为我事業如日中天的时候…..

又是一个非常不被祝福的决定。但到了今天我已经28了 -我對自己适合什么、喜欢什么、应该做什么,有一定的要求。There is never a good time to quit – 行情好的时候不能quit,行情不好的时候更不能quit,那请问我是要一生一世都在同一个圈子里面打转?五年来我的努力,我的成绩,我算是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公司了 – 如果经济负担的来,再加上单身一个人没什么包袱,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适合给自己好好休息的时间。

让一切归零…

这一段休息的时间,如之前几篇部落格所言,我做了一些我一直想做却因为工作没办法好好做的事 – 画画、拍照、锻炼、陪家人、陪自己….很完美的三个月假期。现在身体状况已经恢复,精神状况什么的都已经到达一个巅峰。这个时候的我,只会创造更无限的可能,没别的! (之后请到我的公司,有福了⋯)

这样,不是更好嘛? 为什么一定要随波逐流 - 到底是你过人生,还是人生过你?

没有人有责任负担我的人生,除了我自己 – 我曾经因为做了很多不被祝福、非主流的决定,而受到异样的眼光,甚至是听见非常负面的声音 – 那不是什么很愉悦的感觉,其实很多时候都感觉很孤独。反思了很久,回看我这十年来做过的大小事,疯狂过、做错事过、哭过、跌过…现在的我,对未来充满期待跟幻想,似乎比18岁的时候更18岁了。

讲真的⋯⋯跟别人不一样,又怎样?


2 comments:

  1. 和别人不一样也没什么,找到自己就好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真的...我不再觉得孤独了!就因为知道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

      Delete